村后的小河依旧流着 ,哗哗的声音涤荡人心

村后的小河依旧流着 ,哗哗的声音涤荡人心。 老堂屋门前的那颗老枣树依
 
 
旧滴啦嘟噜地挂满小枣儿 。一阵风儿刮来,叶子伴着果儿便宛若一幅绿色的
 
 
锦缎,随风飘曳在七月的天空。那魂牵梦萦的老屋啊 ,承载着我多少春季旖
 
 
旎的梦!梦醒的我而今再也找不到过往、、、、、、
 
 
枣儿挂满枝头的时候,每到晚间奶奶便在枣树下支起一张床,我则侧卧在奶
 
 
奶的身畔,享受着蒲扇的微微凉意,仰望着天上的银河,听奶讲牛郎织女的故
 
 
事,在当时是不觉得怎样的,懵懂的岁月里只是痛恨王母娘娘的那根玉簪,可
 
 
怜了那一双没有了母亲的婴孩儿。许多年以后方悟了“迢迢牵牛星 皎皎河汉
 
 
女、、、、盈盈一水间 默默不得语”的凄凉无奈。奶奶在我幼小的心田里播
 
 
下的是一颗叫做“良善”的种子。
 
 
十三岁那年,我终于还是离开了奶奶到父亲工作的地方求学.近来读梁实秋先
 
 
生的《清华八年》叙述到:一个幼小的心灵在离开父母出外读书时的那种滋
 
 
味------说是“第二次断奶”实在不为过。第一次断奶固然痛苦,但那是在孩提
 
 
时代,尚不懂事,没有人能回忆断奶时的懊恼,第二次断奶就不然了,从父母
 
 
身边把自己扯开,在心里需要一点力气,而且少不了心酸。于我而言这便是当
 
 
时的心境了,尽管那时的梁先生没我幸运,他要一周方可回家一次,父亲特许
 
 
我一周回家两次,可我在起初的日子里依旧是要偷偷哭泣的,--------想我的奶
 
 
奶。想得我心悠悠地疼。
 
 
每到回家【奶的家才是我的家】的日子,便是我最开心的了。渐渐长大了的
 
 
我会学着给奶洗衣服,给奶梳那长长的发,尝试着挽圆圆的纂儿。奶没有女
 
 
儿,我是奶的长孙女,她将对女儿的满腹的爱给了我,而今我要让奶享受女孩
 
 
儿的好。可是,没多久奶就生病了-------脑溢血!
 
 
看着病痛的奶奶,我不顾父亲的阻拦,贴着奶的脸哭出了声,父亲请来了当
 
 
地医院最高明的医生,奶奶的性命保住了,可是生活却不能自理了。这就是人
 
 
的悲哀了!我依旧在节假日回家陪在奶的身边,给她洗衣,做饭,剪指甲,给
 
 
她讲学校里的趣事。只是奶剪掉了那蓄了几乎一生的长发,为的是平时好打
 
 
理,看着奶齐耳的短发,我的心五味陈杂,太多的无奈浸染其中、、、、、、
 
 
奶让大伯在房前屋后植下了许多椿树,说是等我嫁人了好做嫁妆,可是奶却
 
 
没能等到我出嫁。在我十七岁那年的冬天永远的走了,老堂屋里一方漆黑的
 
 
棺,装殓着我的祖母,我的至亲至爱的人,从此与我阴阳两隔!从那一刻开始
 
 
我再喊“奶”便永远地无人答应了、、、、、、按照当地的风俗,女人送殡只
 
 
能到村边的路口,悲痛欲绝地站在路口,恨那两只拽住我胳膊的手,让我无法
 
 
追上棺椁,不能最后送奶到她的归宿,我诅咒这该死的风俗,教我不能了却心
 
 
愿、、、、、、此时的我坐在电脑前,泪流满面,这一屋子的嫁妆全是椿树做
 
 
的,件件散发着祖母的味道!味道的名字叫“爱”!
 
 
奶用一生的柔情养育大了三个儿子,奶走的那年七十三岁,她应该是笑着离
 
 
开的,她完全可以笑着去见我的爷爷,--------她的挚爱!
 

点击排行